<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點贊!她這樣告別32年的至愛講臺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任曉航 秦詩凱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08-25 10:00

【人物名片】崔玉紅,航天工程大學昌平士官學校教員。曾榮獲中國人民解放軍院校育才獎銀獎,榮立三等功1次;先后被評為優秀教員10次、巾幗建功先進個人9次。

崔玉紅開展無線通信教學。任曉航攝

午夜時分,電腦前的崔玉紅睡意全無。臨別前的最后一課,她的課件已經反復修改了很多回,最后點擊鼠標保存好課件,崔玉紅舒了口氣。

忽然,手機鈴聲劃破了寂靜,是家中的女兒!遲疑了片刻,她心里嘀咕:“這么晚了,女兒怎么了?”心頭一緊,她拿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女兒的聲音:

“老媽,明天記得早點回家,給您準備了驚喜?!?/p>

“知道啦,你這丫頭,不好好休息又想啥呢?!贝抻窦t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在這個不大的校園里,崔玉紅一共度過了30個春夏,從曾經的“小崔”變成如今的“老崔”。辦公樓到操場之間百米的距離,她走了一遍又一遍。學校營區里的每一座教學樓,每一處花草樹木,她都覺著看不夠。

崔玉紅漫步在運動場,仿佛時光倒流,回到了32年前……那年她第一次手捧講稿走上講臺,她清晰記得學員們在講課結束時送給她的掌聲,那聲音如驚濤駭浪般經久不息,時時縈繞在心頭,面對一張張陌生而又熱切的臉龐,還是實習教員的她更加篤定了內心的選擇。

崔玉紅給學員講解課題。任曉航攝

1988年8月,軍校畢業的崔玉紅成為了一名軍校教員。從課桌到講臺,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當初選擇,竟讓她堅定的干了一輩子。在教學樓前,她想起了教研室主任的囑托:“身為一名教員,鑄魂育人必須向基層實戰聚焦,主動融入部隊中,才能走到學員心里去……”

起初崔玉紅還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深意。走上講臺后,她特別喜歡在課堂上一邊講課一邊跟學員互動,把學員們視為良師益友,把大家的意見和建議整理寫進教案。

看到一茬茬學員從這里滿載而歸,崔玉紅的眼睛里閃爍著光芒,那是對她最大的鞭策和鼓舞。

師恩浩蕩,桃李芬芳。每一次教學內容,崔玉紅都十分“走心”。這幾天學員畢業聯考在即,要讓軍校的課堂完美對接未來戰場,退休前的最后一次授課任務,對崔玉紅而言是一次全新的挑戰。

獨自一人置身在偌大的辦公室,面對空無一人的房間侃侃而談。想到課堂上一雙雙求知若渴的眼睛,崔玉紅心中的疲倦感頓消。

崔玉紅正在授課。崔玉紅提供

指針轉到早上七點一刻,崔玉紅準時出現在了教室里。來到實驗室,崔玉紅利索地架起投影儀,拿出授課教案,扶了扶滑到鼻梁上的眼鏡笑著說道:“同學們,今天的課程十分重要,有不懂的記得及時舉手示意?!倍糠治鐾ㄐ艛祿?,輔導學員完成實驗報告,一種熟悉的味道在內心涌動。

離開教學樓時,崔玉紅駐足觀察,看著學員們個個目光堅毅地投入到學習中。那一刻,在這片校園土地上,她與大家的心緊緊聯結在一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