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我這樣的機器》:未來人工智能下人類的困境

來源:天津日報作者:周小進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26 14:22

《我這樣的機器》,【英】伊恩·麥克尤恩著,上海譯文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

一切好的作品,多少都應該是關于人性的,否則也不可能跨越時空,撥動我們的心弦。同樣,一切美好而有意義的生活,都應該是經過反思的,都應該有人性層面的體驗和領悟。所以“譯后”“疫后”,我想可以從人性和人類命運的角度,“記”一下我的感受。

人類對于自身的定位,一直充滿著矛盾。有時候我們是“宇宙的精靈、萬物的靈長”,有時候又是地球上最邪惡、最兇殘、最具破壞力的物種,最終會在瘋狂中把自己也折騰完蛋。群體如此,個體亦然。

主張人性惡的荀子說,“生之所以然者謂之性”。那么,人的“性”是什么呢?我們的肉體嗎?這本書里的亞當和夏娃們除了眼睛有些異常之外,身體和我們無異,還比我們更靈敏、更強壯、更耐久。不在肉體,那么“人性”在于我們的知識嗎?也不盡然。麥克尤恩筆下的機器人對知識充滿好奇,連晚上休息時都在知識的海洋中興致勃勃地遨游,運用知識的能力也遠遠超出人類。

也許是對于美的追求和感悟?很遺憾,麥克尤恩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亞當對于美有著人類不及的熱忱。他迫切地欣賞著人類文明所傳承下來的所有藝術作品,迫不及待地找主人公討論、分享,還孜孜不倦地創作俳句。他與浸淫文學多年的老作家暢談莎士比亞的那一幕,簡直就是對蠅營狗茍的我們的嘲諷──人類最偉大的藝術作品、最深刻的思想成果、最豐富的“美”的世界,我們自己置若罔聞,機器人卻甘之如飴。

那么,是“愛”的能力嗎?亞當是具備愛的能力的,他對米蘭達的愛不是沖動,也不是程序中預設的參數,他的愛有節制、有原則,理性、無私而熱烈。在麥克尤恩筆下,亞當甚至還具備了博愛的能力,對一個陌生的孩子也能表現出體貼的柔情。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另一個行將毀滅的同類,他流露出了深刻的憐惜和無奈。疫情中,我們目睹了很多人遭遇不幸,對于同類的離去,我們曾像亞當這樣有過深入肺腑的刻骨體驗嗎?也曾因此擺脫個人利益的桎梏而去對所有同類的命運進行反思嗎?

小說中亞當最后的艱難抉擇,更是對人類的諷刺。他對米蘭達的愛和對公平正義的堅持,都是發自內心的,面對這樣的道德困境,能以近乎自我毀滅的代價和勇氣作出符合自己原則的決定,人類中恐怕也只有大圣大賢才能做到吧。

肉體、知識、美、愛、理性、道德勇氣──究竟哪些才是人性的要件?亞當在各個方面都超出人類,那么他是理想人的化身嗎?還是未來即將替代我們的某種更優秀人類的早期原型?小說中的主人公和現實中的我們一樣,世俗、狹隘、充滿偏見,未來又將何去何從呢?

個體生命的價值是什么?我們該如何有意義地度過這一生?定義我們生命的,值得我們去畢生追求的,是書中亞當所體現的那些品格和價值嗎?是肉體的延續、知識的拓展、對美和愛的追求、對道德原則的堅持?人類在改造自然、存續物種的過程中,犯過很多錯誤,也因為自己的無知和狂妄付出過代價,正如書中犯下無數錯誤的主人公。難道亞當優于我們之處,恰恰是我們的定義性特征?(周小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