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武警河北省總隊:戰場制勝,數據“支撐”起了什么?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昭暉 蘇唱 耿鵬宇 劉旭帆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9-02 06:53

“繡花活”·體力活

■張昭暉  蘇 唱

在目標上空,無人機起起落落飛了一整天,王英偉也盯了整整一天。

無人機圍著目標轉,王英偉圍著無人機轉,寸步不離。

數月過去,從南到北,哨位、卡點、營區、樞紐……武警河北省總隊信息通信處參謀王英偉一直在燕趙大地“執飛”,用鏡頭對地圖上一個個點位進行3D數據建模。

“抬頭看飛機、低頭盯屏幕,每天不斷重復?!蓖跤フf,這不光是個“繡花活”,還是個體力活。為了獲取更精準的數據,他曾在一處目標監區守了3天。

采集過程枯燥、繁復,但更讓他“步履蹣跚”的是不解與爭議——

“花了那么大的精力,就為采集這些地圖數據,這樣做有啥效益?”跟著王參謀一起奔波數月的通信兵齊凱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如今,王英偉已經拿到了3400個G的數據。

它們到底能做什么?

“兵馬未動,數據先行?!边@個解釋,王英偉常常掛在嘴邊。當前,部隊正處在信息化建設快速發展的階段。當有的官兵還沒有掂清“信息力”這一字眼的分量時,武警河北省總隊已經把目光盯在了前沿坐標上。

作為武警部隊一名資深通信參謀,王英偉從一次次執勤處突實踐中,得到這樣的啟示:情況處置的突然性、事發地域的不確定性、現地態勢的復雜性,總是給“戰場”蒙上一層迷霧。有時,那層迷霧就是處置不力甚至失敗的原因。

“飯得一口一口吃,樓要一層一層蓋。沒有適合自己體系的數據支撐,信息化就是一句空話?!甭犞鯀⒅\“嘮叨”,齊凱若有所思。

冷冰冰的數據代碼背后,涌動著潛力價值。在大數據的支撐下,未來任務中,精準指揮、科學決策、高效行動,才能“一氣呵成”。

信息通信處處長陳鳳軍把數據的戰場重要性說得更清楚:當數據足以把阻隔人類的大洋變成“河溝”時,單靠指揮員的直覺判斷,不可能“決勝千里之外”。于是,武警河北省總隊把提升部隊履行使命任務效能的突破口,放在了數字化上。

基于海量數據支撐,這個總隊有了匯聚多種信息的決策參考體系,建成了覆蓋使命任務全域的影像地圖。千軍萬馬奔流在縱橫交錯的鏈路網絡中,指揮員坐鎮中軍帳,便可通過電子屏幕,一覽全總隊細枝末梢。

借助源源不斷匯集而來的數據,這個總隊得以搭建集成了執勤系統、應急通信系統、方案輔助生成系統等一系列信息基礎設施。

對王英偉來說,3400個G的數據仍遠遠不夠。

華北平原無名鄉村小道上,汽車不停顛簸。王英偉一直在路上,因為他知道,對于未來戰場來說,數據更新“保鮮”的意義更重大。

這一次,他們帶上了更多數據采集裝備,打算為下個季度部隊“魔鬼周”極限訓練提供更有效的支撐。

數據“支撐”起了什么

——武警河北省總隊推進數字化建設新聞觀察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耿鵬宇 通訊員 劉旭帆

武警河北省總隊數字化單兵小隊正在野外條件下搜索前進、偵察“敵”情。王樂攝

站在“蜂巢”上的哨兵

站在哨位上,武警哨兵王前前有點沮喪,覺得自己“越來越沒用了”。

在看守所站了6年崗的他,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感覺到,自己執勤的“看家本領”正岌岌可?!?/p>

哨兵的一雙眼睛,被24小時不眨眼、實時跟蹤鎖定運動目標的智能攝像機取代;哨兵的一張嘴巴,被能實時響應、同步感知的報警系統取代;就連士兵端槍的手,也在被能自動鎖定目標的激光、聲納取代。

一點觸警、多點感知、整體聯動……一眾新玩意兒,讓王前前忍不住犯了嘀咕:“人和機器怎么比?全都自動了,那還要我們哨兵干嘛?”

讓王前前喪失“存在感”的,是一套先進的執勤安保系統。

在武警河北省總隊“智慧磐石”建設進程中,他們自主研發了中隊級執勤安保系統。

這種蜂巢狀的復合系統給執勤哨位帶來不小的“沖擊”。武警冀州中隊中隊長王斌說,“新系統加持下的哨兵,更像是站在蜂巢網格中的一個連接點上,而不是處在樹冠的最末端?!?/p>

從樹冠末端到蜂巢節點,變化的意義何在?王斌舉了個例子——

一次模擬演練,兩名狡猾的“逃犯”分頭行動、聲東擊西,在幾個哨位間來回折返。

“2號哨報告:一名監管羈押分子企圖翻越東監墻,被我發現后現往南監墻逃竄,請指示?!?/p>

“收到!”指揮員剛剛回復,3號、4號哨也拉響警報,急促地匯報類似情況。

話音未落,2號哨的聲音又切進來……

數秒鐘內,對講機信道里有5種聲音接連傳來,相互覆蓋攪在一起。

此刻,時間以分秒計算,幾分鐘的恍惚,“逃犯”就可能孤注一擲。

急忙前出的3人應急小組,身上的熱汗變成冷汗,冷汗又變成熱汗。

從“發現目標”,到通過對講機“表述目標”,再到“重現目標”,時間浪費了不說,態勢始終不明確。這也導致應急小組跟著對講機奔來跑去,或者按照“既定方案”來辦。

最終,雖然“逃犯”抓住了,警報解除了,但信息互不同步、通聯互不即時、數據互不對等、聯動互不密切等問題,也讓官兵看到了問題癥結——

“遇有情況發生,幾雙眼睛盯著看,反而說不清、道不明。人、槍、對講機這老幾樣,單向垂直的信息通信老把式,還能不能托底?”

王前前曾在中隊值班室的中樞位置上當過網絡查勤員,也在高墻塔樓站過崗,他很清楚“視野”對執勤上哨的意義所在。

在“樹干”處匯聚的信息,“樹梢”未必能及時掌握;一根“樹梢”上看到的,另一根上可能就看不到。

總隊信息通信處參謀劉博講得更透:“中隊級執勤安保系統,不只是改變了通聯方式,更是在體系化設計上加強信息化應用,避免低效的數據循環?!?/p>

通過哨位終端,王前前可以隨時調閱執勤目標各區域畫面,不費口舌就可以共享任務區域內的最新動態。系統能鎖定虛擬越界人員,觸發報警后即時傳送,實時追蹤動態軌跡,目標到了哪,屏幕上一目了然。

一個軟件信息平臺,融合多種前端采集設備,一鍵式簡捷操作,讓哨兵心里更有數了。

“說白了,就是機器盯著態勢,人盯著機器?!币痪湓?,讓王前前認清了自己的新哨位。

如今,“哨位搬到了值班室,值班室搬到了哨位”,各戰位通過圖像同步洞悉現場態勢,清清楚楚。

除了執勤態勢感知外,該總隊還把勤務值班管理、網絡查勤評估、執勤指揮調度、執勤數據分析等功能納入系統?!皾L動更新、活頁組裝”的設計理念,方便納入更多模塊,實現更多功能。

“縱向打通上下鏈路,橫向串聯多方互通,人機交互、結點成網的蜂巢系統,賦予哨兵們的能量更大了?!眲⒉┱f。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