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搜索 解放軍報

在軍營中,它見證著每一位兵的成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北喬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0-12-16 14:57

軍容鏡,也稱軍容風紀鏡,到了武警部隊,則叫作“警容鏡”或“警容風紀鏡”。軍容鏡一般立于連隊營房的公共區域,諸如樓梯口、走廊等處。鏡子大小不一,以立地式居多。兵們的營區生活,與軍容鏡有著密切的關系。

軍容鏡,顧名思義,是軍人們整理軍容的鏡子。軍容,指向的是部隊或軍人的外表、紀律、威儀等。兵們理解為軍人的形象,再具體一些,就是穿衣戴帽和個人衛生?!秲葎諚l令》對軍人的著裝、個人衛生等方面作出了具體的規定和要求,許多方面甚至精確到厘米。即便是女孩,只要成為女兵,長發要被剪短,妝容也要被洗去。凡此種種要求,都基于軍人這一特殊職業的需要,其中許多的規定還是基于鮮血換來的經驗。當然,男兵的發型,也必須在條令規定的幾種中選擇,發長也有嚴格的規范。無論女兵還是男兵,到營區后的第一次理發,似乎都有一種儀式感和象征意義。營區對兵們的軍容要求是全面而細致的,頭發問題,僅僅是他們最先遭遇或印象最深的。因而,老兵會對新兵說,到部隊嘛,一切從頭開始。此言,當然是一語雙關。

新兵對條令的理解和執行,有很多情況要依靠班長和老兵的目光、表情和語言。尚未讀懂軍營的新兵,站在軍容鏡前往往會不自信。班長、老兵,就成了新兵最直接的軍容鏡,新兵們也會生出軍容鏡無處不在的感覺。

“新兵樣”和“老兵相”的差別,在營區中往往一眼可見。也就是說,從一個兵的言行舉止,可以辨別出兵的新老。當兵們立于軍容鏡前,這一原則同樣適用。下連之后,新兵對條令大多爛熟于心,條令意識也在心底里生根發芽。再面對軍容鏡時,新兵已能進行自我對話,進行老兵所說的“軍容自糾”。新兵照鏡子,從帽徽到鞋帶,這種自上而下的檢查,往往比對著鏡子擠臉上的小疙瘩還用心和細致。這時候的新兵,會用挑剔的目光渾身上下掃,兩只手這兒拽一拽那兒理一理。

軍容風紀檢查,是連隊的一項經常性工作。遇有上面來工作組、部隊參加大型活動等還要臨時抽檢。兵們走在營區里,還要提高警惕,嚴格的糾察往往是來去無蹤,卻又無處不在。日常生活中,班長、干部的眼神也會時刻瞄著你。一個兵如果軍容不整,著裝不符合要求,大致也就和作風稀拉、自身要求不嚴畫上了等號。

這樣的等號,沒幾個兵能扛得動。在檢查前,新兵先是自行收拾好,然后讓戰友幫著挑毛病,再然后就是到軍容鏡前進一步自糾。所以,每到檢查的哨音快響起時,軍容鏡前聚的兵最多,大多為新兵。軍容鏡前,還常有一對對的新兵面對面相互幫著拾掇拾掇。

新兵心里有根尺子,可還沒到以心為鏡的境界,只得經常到軍容鏡前照一照。老兵就不同了。老兵用身體感覺一下,頂多用手摸一摸,就知道哪兒與條令不符。有了這本事,老兵比起新兵來,和軍容鏡打交道的機會就少得多。兵們在外出前,往往會有一個習慣性動作——在軍容鏡前照一照。不管兵們做這一動作的認真程度如何,他們最終要以最規范的軍容走出營門。

當軍容鏡里所隱藏的條令和規章制度已經成為兵們的下意識時,軍容鏡的功能就不僅僅是為了自查自糾軍容風紀,而是會映射出兵們特定的情感和私人生活。

那些想換換頭型也換換心情的兵,會迫不及待地跑到軍容鏡前欣賞自己的新形象,咧著嘴笑。如果是兩個“剛健型”湊在一塊兒,軍容鏡就成了他們表演小品的舞臺,就看他們樂啊鬧吧,你笑我我笑你。有的理發員,專門選在軍容鏡前為兵們理發。一個新發型在誕生的過程中,常有不少兵圍觀。有了鏡子,就有了互動的媒介。原本嚴肅無比的軍容鏡,被兵們感化出一幕幕溫情,青春、快樂的笑臉在鏡子內外流動。

新兵喜歡在軍容鏡前打量自己,練練敬禮的動作。不是為了訓練,多是自我欣賞、自我陶醉。晉銜了,佩戴上新軍銜,兵們會在第一時間站在軍容鏡前瞧瞧,依然是自我欣賞、陶醉。根據天氣的變化,一年中兵們要換好幾次裝。剛換裝那天,不少兵們到軍容鏡前亮亮相仍是這種心理使然。

到了每年的退伍季,老兵們也開始在軍容鏡前停留,復雜的表情之下潛藏著同樣復雜的心情。這時的老兵,目光散淡,讓人無法捉摸他究竟想從鏡子里看到什么。臨近退伍命令宣布的那幾天,總有老兵在軍容鏡前踟躇。一些不想讓別人探悉自己心理的老兵,常以飄忽的姿勢從鏡子前閃過。他們想照照軍容鏡,卻又不愿讓別人看到。倒是一些外向的老兵,大大方方地在軍容鏡前呆立很長時間,別人注意到他的舉動,他會故作輕松地說:“照一回少一回了,沒幾天照的了?!闭Z氣里流露出對軍營、軍裝的深沉眷戀。

筆者曾多次在老兵退伍期間去連隊采訪,留意穿著摘去軍銜標志的軍裝或者干脆著便裝的老兵在軍容鏡前的表現。幾乎所有的老兵總要特意在軍容鏡前照一回,動作是隨意的,表情是沉重的。當我問及他們這種時候照軍容鏡是什么樣的感受,很多老兵都這樣說:“照著玩唄,這鏡子已不是給我用的了?!蔽颐靼姿麄冊捴械暮x,失去了真正軍人的著裝,他們在軍容鏡前或許會突然變得不再自信。

老兵從軍容鏡前走過時,腳步慢了,目光向鏡面閃爍。鏡里的他,已不再是他熟悉的他。伴隨這種陌生的感覺一起涌上心頭的,還有淡淡的憂傷。

有一年冬季,一位第二天就要踏上返鄉路的老兵和我談起了軍容鏡。他看似漫不經心地聊著,“現在營區不像以前了,戰士自己基本上都有小鏡子,洗漱間里也有鏡子,可軍容鏡還是最讓我們心動的。其實,營區里的一草一木都讓我心動。我當新兵時,聽老兵說起營區的這樣那樣東西,說得神采飛揚,心里就想,老兵你就吹吧,東西就是東西,它不是人,沒有生命,哪有你說的那么多故事和感情?看到一些寫營區里東西的文章,要么把東西擬人化了,要么動不動就和軍人的生活色彩和營區文化掛上鉤,我也不完全認同,總覺得有故弄玄虛、無病呻吟的嫌疑。是的,從文學的角度,世上的一切都是有靈性的,有意味的,可進入生活,是另一回事。就說軍容鏡吧。我在新兵連時的班長就把軍容鏡說得特別玄乎,說軍容鏡就是條令的化身,有關軍容風紀的內容全嵌在鏡子里;說軍容鏡記下了一個兵當兵的歷史,每一點成長都能從鏡子里找到;說軍人就是在軍容鏡前一天天成長起來的,軍容鏡見證新兵到老兵的全部生活狀態。說實話,我當新兵時,對班長還是相當尊敬的,可他對于軍容鏡的這類宏論,我始終不以為然??墒?,這幾年兵當到頭,我才發現,我的新兵班長對軍容鏡的看法一點兒沒錯?!?/p>

我對這位平常愛寫詩的老兵說,軍容鏡是面鏡子,又不僅僅是一面鏡子。

那天我們倆坐在走廊里聊了很久。不遠處的軍容鏡有一半沐浴在冬日午后的陽光里,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