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閃閃的紅五星就像一盞燈塔,指引著我和戰友前進的方向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冀洲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9-03 08:57

紅星閃閃

■劉冀洲

我當年參軍入伍的時候,帽徽是一枚鮮艷的紅五星,嵌在碧綠的軍帽上,感覺心里都在熠熠生輝。

那時正值青春,穿上威武的軍裝,佩戴鮮紅的領章、帽徽,憧憬未來,心中大有“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之豪邁。

每當勁風掀動衣角,五星帽徽閃爍著光芒時,男兒的陽剛與瀟灑、驕傲與自信,時刻都撩撥著內心的激動。走在大街上,聽路人贊一聲“當兵的帥小伙兒”,或聽稚嫩的童聲喊一句“解放軍叔叔”,心里甜得很。能為國家擔當一份責任、為人民守護一份安寧,感覺自己儼然是一個時代的驕子。

這枚紅五星帽徽,無論是經過熾烈的日光暴曬,還是嚴酷的風霜雪打,都始終不褪色。那鮮紅的顏色,仿佛是在照人風骨,又像是在催人奮發。每次戴軍帽之前,我都會小心翼翼地擦拭整理這枚鮮紅的帽徽,生怕有一點點歪斜或污漬,褻瀆了她的神圣與光榮。

當兵的人,愛軍裝、愛崗位,也更愛這閃閃的紅五星。她就像一盞燈塔,指引著我和戰友前進的方向。有了這燈塔的照耀,作為一名軍人,我才真正理解了岳飛的《滿江紅》、屈原的《離騷》,才懂得人生最美的青春,莫過于和祖國連在一起。

轉眼離開部隊多年,但對這枚帽徽的感情從沒有變過。

一天晚上,手機“叮咚”直響。點開一看,原來是一個微信群發了一條“尋人啟事”。照片上一幅紅五星帽徽的彩繪特別亮眼。發照片的人,想尋找當年贈予他這幅畫的人。我心中不禁陡然一動,因為這枚帽徽的畫面太熟悉了……

1981年夏天,我到內蒙古土牧爾臺小鎮執行任務。結識了一個輟學的男孩兒。男孩兒叫巴圖,他特別喜歡軍裝,常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軍帽上的紅五星,眼里滿是渴望。一天,我蹲下身,拉住他的手說:“巴圖,回學校讀書吧,長大了好去當兵!”巴圖認真地看著我,像是用盡全身的力氣似的,使勁地點頭。后來,我送了他一幅紅五星帽徽的彩繪。巴圖如獲至寶,雙手捧著,一路小跑著回到了他的蒙古包……

那天,我按尋人啟事上留的手機號撥過去,問:“是巴圖嗎?”得到肯定的答復,我隨即說了句:“紅星閃閃!”

沒想到對方像回復口令一樣,馬上回答:“保家衛國!”

巴圖在電話那邊情緒很激昂,他聲音振奮地說,他委托多個戰友,在多個微信群里發了尋人信息,今天終于找到我了……他說,當年正是這枚紅五星的彩繪激勵著他回到校園,刻苦讀書學習,并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原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F在,他已是某戰區一所醫院呼吸內科的主任醫師。今年春季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他毅然報名去了武漢,上了抗疫一線。

巴圖激動地講述著他在部隊的成長進步,講述著紅五星帶給他的“初心”。

我堅信,不只是巴圖,每一位當過兵的人,都會珍藏著一份特別的記憶。那不只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更是身為軍人一生的榮耀。無論走到哪里,我們都會驕傲地說:“我穿過軍裝!”“我依然懷念那身軍裝!”

雖已退休多年,但每到八一建軍節,我都會把軍裝拿出來晾曬一下,再穿一穿,這不僅是對往昔歲月的回眸和追憶,更是對軍旅生涯感情的重溫和享受。

那天傍晚,當我再次捧出珍藏的那套65式軍裝時,赫然發現那枚紅色的五角星帽徽更紅、更艷、更亮了,仿佛有個聲音一直在我心中回響:“紅星閃閃,保家衛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