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抗戰老兵蘇英回憶在晉察冀根據地的抗戰故事:白求恩帶我救傷員

來源:新華社作者:黎云 孫魯明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9-02 08:18

白求恩帶我救傷員

——抗戰老兵蘇英回憶在晉察冀根據地的抗戰故事

黎云、孫魯明

95歲高齡的蘇英如今每頓飯都要吃些肥肉,這算是他晚年生活中一個比較特別的生活習慣。在位于河北省唐山市的女兒家里,蘇英每天還都堅持讀書看報做筆記,還養著一只黑白相間的小貓做伴。

出生于1925年的蘇英,家鄉是今天的河北省順平縣——在抗日戰爭期間,順平縣原名完縣,位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晉察冀邊區,是抗日武裝活躍的地方。

“日本人三天兩頭來打,在村里燒殺搶奪?!碧K英回憶說,“學校不能正常上課了,我也沒有其他事,倒不如守守村?!碧K英說,“七七事變”以后,民眾的覺醒和反抗意識日益強烈,12歲的他成了村里兒童團員,開始接受進步思想,參加抗日斗爭。

日常巡邏放哨、給部隊送信,有時候也跟著文工團的同志們唱歌跳舞,還組成了小劇團演街頭話劇……有了“組織”的蘇英在兒童團里過得簡單快樂,一天一天成長起來。

《支前歌》是當時蘇英的最拿手歌曲——那其實是一首后方婦女抗戰支前的小調,并不是小男孩唱的歌曲。直到現在,蘇英還能哼唱起曲調:“小小的燈兒暗幽幽,丈夫打仗把我丟,不悲不傷我也不愁,給他縫件衣裳解憂愁……”

不過,這種簡單快樂的兒童團生活并沒有持續多久。1938年,白求恩輾轉香港、延安抵達晉察冀軍區。這位國際共產主義戰士不僅給缺醫少藥的根據地帶來了藥品和器械,還開始著手培養根據地急缺的醫護人員。

“當時部隊的作戰任務很重,騰不出人手,就號召兒童團員去衛生所學習?!碧K英說。上過高小、可以識文斷字的他已經算是有些文化了,于是被送去參加衛生員學習班。

在河北省唐縣的牛眼溝村,蘇英第一次見到了高鼻梁、藍眼睛的白求恩,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白色人種的外國人?!八麨槿颂貏e和氣,對我們小孩子也格外好?!碧K英說。

蘇英那時候并不知道,這位加拿大人后來成了中國人家喻戶曉的國際共產主義戰士。起初,蘇英甚至不知道他叫“白求恩”,只是知道這個穿著八路軍軍裝的外國人特別忙。

“他總是在工作,沒看到過他休息。但他的中國話說得很費勁,翻譯得一直跟著他?!碧K英說。

就這樣,白求恩成了蘇英的老師?!吧险n也沒有固定的地點,有時是老鄉家里,有時就在空地上?!碧K英說,說是學習,其實沒學幾天就開始工作了。但兒童團員大多年紀只有十來歲,文化水平不高,面黃肌瘦沒有什么勞力,只能幫著準備藥品、照顧傷員吃飯,做些簡單工作。

“有的孩子膽子小,看到醫生給傷員做手術到處是血,當場就嚇哭了?!碧K英說。

白求恩面對這群毫無醫學基礎的小學員們表現出了極大的耐心,消毒、止血、包扎、固定……每一步都躬身示范。

“頭部處理是最難的,傷口的消毒范圍要大一些,還要多次消毒,包扎時紗布要折三折再打結,這樣才固定得好?!倍嗄赀^去了,頭部傷口如何處理,蘇英仍然記得很清楚。

1938年的晉察冀地區,敵后游擊戰爭打得艱苦卓絕?!爸茉鈳缀趺刻於荚诖蛘?,無論是哪兒,只要槍一響,我們就要沖上去救傷員?!碧K英說,處理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很快,初進衛生所時見到血被嚇哭的小伙伴也迅速成長了起來,可以跟隨部隊保障作戰行動了。而幾乎每一次,白求恩都與大家在一起?!坝幸淮?,我們正在吃午飯,前邊打起來了。白求恩大夫跑過來,用簡單的中國話招呼我們,‘走!走!’”蘇英和幾個小伙子扔下筷子就趕過去。

在那段歲月里,蘇英還曾跟隨白求恩一起,搶救過一名日軍傷員。蘇英對這段經歷記憶猶新。日軍傷員的頭部被子彈擦傷,被救下來時滿臉都是血。發現是日本人后,蘇英恨不得上去補上一槍,不太愿意上前包扎。

這時候,白求恩已經來到了跟前,給日軍傷員消毒、止血、包扎,一刻沒誤。這一幕給就在跟前的蘇英上了生動的一課,懵懂中明白了人道主義的含義?!安还苁悄倪叺?,我們衛生兵上去以后,只要是傷員都給抬下來救治?!边@是蘇英從白求恩身上學來的道理。

后來,這名日軍傷員的換藥任務交給了蘇英?!八∮x開病區的時候,對我們豎起了大拇指,不停鞠躬?!碧K英說,這位日軍傷員后來留了下來,加入反戰同盟,成了反法西斯戰士。

沒過多久,蘇英也離開了衛生學校,跟隨部隊奔赴前線。在一次戰斗的間隙,他輾轉得知了白求恩去世的消息時,完全不敢相信,“白求恩大夫那樣一個艱苦的人,走到哪就住到哪,走到哪就吃在哪,除了看病就是教年輕人,一心只想著多救人。怎么會呢?”蘇英喃喃自語良久。

1945年8月,抗戰已經接近尾聲,晉察冀軍區所屬部隊著手奪取塞北重鎮張家口。已經20歲的蘇英行軍到宣化時,主攻部隊已經攻下張家口?!皵橙擞么箦仧醯呢i肉,還在火架子上吊著,我們來了剛好吃現成的飯?!碧K英說到這里,哈哈大笑起來。

(新華社石家莊9月1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