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一場追捕演練失利引發特戰隊員反思:實戰盲區在哪里?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劉 毅 王惠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9-03 10:30

武警三門峽支隊剖析追捕演練失利案例筑牢官兵打仗意識——

作戰地域無盲區

■劉 毅 王惠娟

特戰隊員進行索降訓練。閔洋攀攝

“此次追捕行動,我們以北側河流為界,共有6名‘暴恐分子’藏匿于該區域……”盛夏時節,武警河南總隊三門峽支隊組織追捕行動演練。特戰隊員經過嚴密搜查,成功找到并抓捕5名“暴恐分子”,只剩最后1名“暴恐分子”遲遲難覓蹤跡。

“一草一木都沒放過,究竟藏在哪?”追捕行動指揮員張躍十分疑惑,“一組、二組,再來一遍地毯式搜索?!?/p>

接到命令的一組隊員再次將搜查范圍推進至北側河畔,陽光灑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特戰隊員李想望著泛起的波光,若有所思。

“時間到!”隨著導調組一聲令下,追捕行動遺憾落??!

直到組織復盤檢討,最后一名扮演暴恐分子的隊員——支隊偵察股股長白林紹才濕淋淋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我一直潛伏在北側河流中,利用特戰呼吸設備保持潛泳……”聽完白林紹的解釋,李想懊悔不已。他說:“搜索到河邊時,我注意到了波紋的變化。但考慮到行動以河流為界,應該不會有人藏匿,所以就當作正常情況,結束了搜索?!?/p>

一石激起千層浪,現場官兵展開討論。有的認為:“演練行動的邊界既然已經明確,潛伏在河里應判違規!”有的則說:“戰場情況瞬息萬變,上級通報不能作為唯一情報,更不應該被劃定的邊界束縛手腳?!?/p>

“作戰地域豈有設定好的清晰分界線?設定演練分界線的初衷是為了方便訓練課目展開與組織,但這不應該成為限制戰場判斷、抉擇的思維界限?!苯M織訓練的支隊參謀長鄭博說,“這次演練失利看似是因為事先劃定的界線,實則是官兵打仗意識樹得不牢,仍存在‘練為演’的思想?!?/p>

該支隊當即決定,現場組織以“戰場邊界在哪里、實戰盲區在哪里”為主題的大討論,特戰隊員們結合此次演練中導調組指出的扣分項,梳理歸納出“追捕時不注意后方來敵”“夜間偵察時聲響過大”等15項訓練中未緊貼實戰要求的問題,并有針對性地擬制補差訓練內容,著力提升特戰分隊綜合作戰能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