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洪峰浪尖的“搏擊者”:記江西省彭澤縣人武部政委張永清

來源:新華社作者:賈啟龍、郭冬明、林小強責任編輯:楊紅
2020-09-03 08:23

洪峰浪尖的“搏擊者”

——記江西省彭澤縣人武部政委張永清

賈啟龍、郭冬明、林小強

6月下旬以來,江西省彭澤縣遭遇多場特大暴雨,全縣洪澇成災,多處堤壩告急。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縣人武部政委張永清靠前指揮,緊急調度民兵轉移群眾、搶險突擊,全身心投入到與洪魔的戰斗中。

7月7日凌晨,楊梓鎮突降暴雨,引發的特大山洪很快漫過樂觀河,淹沒樂觀中學教學樓一樓。接到求援電話后,縣人武部指揮組全體成員和30名基干民兵迅速整裝完畢,攜帶著沖鋒舟和橡皮艇緊急出動。

張永清到達現場馬上組織救援,調來鏟車從教學樓向校外唯一高點轉移學生,同時展開兩艇兩舟加快頻率轉運受困人員。經過連續3個多小時的奮戰,師生全被轉移到安全地帶。

8日凌晨,天紅鎮突發山洪。張永清帶領隊伍來到距天紅鎮僅2公里路段時,3米多深的洪水淹沒了前方的公路,車輛和沖鋒舟難以通行。

張永清決定繞行40多公里,選擇相對平緩水域帶舟下水,率先探路出發。一天下來,他們轉戰2鎮4村,救出200多名被困群眾。由于長時間被雨水浸泡,大家的腳被泡得發白、脫皮。

隨著持續的降雨,芙蓉堤水位超過歷史最高水位。7月8日21時,張永清臨危受命擔任芙蓉堤防汛指揮長。

10日23時左右,芙蓉堤龍王廟下游150米處現特大管涌。張永清迅速組織30名民兵和80多名群眾構筑燕子窩壓水反濾。

次日凌晨4時55分,奮戰一夜的人們剛準備躺下休息,危險悄然而至,迎水面突然出現4米左右的塌陷。張永清立即組織突擊拋擲2000多個土袋筑堰擋水,暫時控制了險情。

現場專家建議挖開大堤,組織回填。而在高水位巨壓之下開挖,控制不好極有可能導致潰堤;不挖,隨著險情的持續發展必將潰堤。

頂著壓力,張永清艱難作出決定:挖!

很快,挖掘機打開了大壩,一個直徑4米左右的白蟻洞呈現在面前,大量的水還在洞的底部向外涌出。

“快!用棉被來封堵出水點,人工和機械配合,以土方回填夯實,堵住白蟻洞和塌陷!”張永清大聲指揮著。

7月10日晚至20日,芙蓉堤先后出現3個蟻穴、3次迎水面塌陷、33次重大管涌。面對接連不斷出現的險情,張永清主動向上級領導請求技術力量增援,變被動防御為主動進攻。

20日晚,4個技術檢測組先后到達現場,連夜對大堤開展“體檢”,僅龍王廟1100米長的堤段就發現大小洞穴21個,最大一個直徑達6米。張永清立即組織力量晝夜連續突擊作業,對堤段迎水面填土覆蓋遮滲,壩體各處出水點迅速減少。

雖說值守的堤壩離家不到15分鐘車程,但在近一個月的防汛過程中,張永清一次都沒回去。他說:“這里就是我的戰場。關鍵時刻要站得出來,危急時刻能豁得出去?!?/p>

(新華社南昌9月2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