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搜索 解放軍報

冬日搬“新家”,“城市孤島”的官兵們住進了“暖心房”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徐越 高思遠 發布:2020-12-17 15:52:50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近日,駐守西北邊陲某雷達站的官兵迎來建站51周年的“禮物”——新住宿樓順利竣工,官兵們趕在大雪封山之前,告別了狹窄擁擠的老房子,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暖心房”。

該雷達站海拔雖只有1400余米,但因為沒有遮蔽,再加上山上惡劣的自然環境,常年8級以上的“妖風”和長達4個月之久的封山期,給官兵室外活動帶來了諸多不便。

風吹雪(風吹雪是一種由氣流挾帶起分散的雪粒在近地面運行的多相流的天氣現象)過后,官兵們鏟除道路上的積雪。攝影 劉昊鵬

官兵清掃過的山路。攝影 劉揚

剪彩儀式現場官兵合影。攝影 劉揚

早些時候,站里用水還比較困難,官兵們要去食堂找司務長取水,然后在隔壁的洗漱間洗漱。一個冬夜,剛下崗的李韓旦洗漱完后摸黑走向宿舍,由于天黑路滑,出了澡堂下臺階時,地上的水滴迅速結了冰,李韓旦一個踉蹌就摔倒了,胳膊小臂處揦了一個長約3厘米的口子,至今還留著結疤后的黑印。

等李韓旦當上班長的時候,連隊已經在澡堂到宿舍的路上裝了路燈,但官兵洗漱時還是要頂著大風走200多米。稍不注意,帽子、毛巾就會被“妖風”吹起墜入山底,熱氣、水珠一下子就在臉上、發梢凍成了冰碴子,拖鞋也很容易瞬間結冰變成“旱冰鞋”。因此,李韓旦總會反復叮囑新同志:洗漱一定要注意腳下。

然而比起惡劣的環境,讓官兵們感到更難熬的是遠離城市喧囂的孤寂。

一次,新兵李豪站完崗后跟李韓旦“抱怨”:“班長,我站崗的時候,看到山下的市區車水馬龍,燈火通明,真讓人羨慕!但在咱站上,只能看到凄冷的月光,聽到的聲音不是狂風拍打窗戶的噪音,就是戰友的鼾聲?!?/p>

和其他同志聊天的過程中,李韓旦發現吐槽住宿樓環境簡陋的戰友不在少數,大家還反映文體活動條件也比較匱乏,有時搞個體能還要“等天氣”。

為了盡快改善官兵住宿條件,該旅成立工程建設指揮部,充分利用軍地優勢解決了施工方案難度大、山頂施工操作面狹小、山體滑坡、特堅石開挖、土石方轉運難度大等重重困難,在妖魔山上建起了一座嶄新的住宿樓。

這座新住宿樓建成徹底改變了以前困擾官兵夜間洗漱問題。洗漱間內24小時智能熱水供應,即便室外環境再惡劣,也不影響室內官兵的日常生活。除了新住宿樓以外,該旅還陸續為連隊更換了大功率循環泵,翻新了食堂,為家屬院換了新門、置了新床。

隨著最后一張行軍床的搬入,全站官兵都住進了寬敞明亮的“暖心房”。

當一等戰備的警鈴響起,官兵們穿戴整齊從新住宿樓出發,3分鐘之內就能到達陣地展開空情保障。

1 2 3 4 5

責任編輯:李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quanyimuye.cn域名使用側邊欄!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