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貴在文質俱佳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24 15:25

貴在文質俱佳

■劉金祥

概觀古今中外的理論文獻,不難發現,那些在人類心靈打上深刻印記、產生重大影響的經典著述,無不文質俱佳、形神俱美,絢麗文采成為這些傳世經典的重要標配?!墩撜Z》析事明義、陳理設教,其語言有著格律詩般的韻味;《莊子》意蘊深湛,飽含哲理,“其文汪洋辟闔,儀態萬方”;盧梭的理論著述厚重沉實,其表達卻像優美的散文;馬克思、恩格斯撰寫的《共產黨宣言》,思想深徹高邁而文字俊逸暢達;毛澤東的諸多指點江山的著作,既有大江東去、氣勢磅礴的雄奇豪放,又有小橋流水、娓娓道來的灑脫飄逸……

缺乏文采的理論文章沒有可讀性,無法吸引人,更難以流布后世。但文采畢竟只是形式或手段,就更深層的本質而言,絢麗文采應是內容和形式的完美統一。無論寫詩還是作文,都是“為情而造文”“故情者文之經,辭者理之緯”,一切有生命力的經典著述,其內容必定豐贍卓異,其形式必定風姿綽約。

早在1842年,馬克思就明確指出,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必將產生絢爛奪目的理論和文化。經典作家們的皇皇巨著大都堪稱思想精深、觀點卓異、語言精美的文本典范。比如1927年,毛澤東深入農村調研農民運動情況,用形象、生動、接地氣的群眾語言寫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讀之宛如清風徐來,引人入勝。特別是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毛澤東用詩一樣的語言滿懷激情地描繪:“它是站在海岸遙望海中已經看得見桅桿尖頭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巔遠看東方已見光芒四射噴薄欲出的一輪朝日,它是躁動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個嬰兒?!避幇旱臍鈩莺图P的文字使人們充分領略到一代偉人對革命高潮即將來臨的暢想和預言中所蘊含的無窮魅力。正是這種暢想和預言,給紅軍將士以莫大鼓舞和強力激發。毛澤東深入淺出、言近旨遠的語言藝術,是一種精神的灌注,是一種文化的傳遞,是一種人文氣息的張揚,更是一種高蹈澄澈的人生境界。

包括馬克思、毛澤東在內的古今中外的很多政治偉人和文化名人,他們的詩文著述和理論著作不僅觀點鮮明、思想深刻,而且語言曉暢、富含文采,尤其是文字表述似行云流水,不刻意雕琢,無斧鑿痕跡,即便引經據典亦渾然天成。相形之下,當下一些理論文章不是高深莫測,就是枯燥乏味,失去了應有的光彩和魅力。有的作者對經典作家著作知之甚少,對中國傳統文化典籍研習不多,說起話來呆板單調、索然無味;寫起文章來空話套話、言之無物。

理論文章不同于學術著作,它不是供同行專家參看借鑒的,而是寫給廣大干部群眾學習研讀的。因此,語言是否津津有味,文字是否絢麗多彩,不光涉及理論本身是否具有吸引力和可讀性,而且涉及理論傳播效果的好壞。只有飽讀詩書、諳熟典故,才能引經據典,妙語連珠。

因而,我們要加強讀書學習,把學習作為一種追求、一種愛好、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做到好學樂學,同時保持昂揚進取、奮發向上的精神狀態,提升形象思維能力和表情達意能力,以清新的筆觸、飽滿的激情、優美的文字,努力書寫新時代的華美篇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