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母親探親記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馮 斌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9-03 12:28

母親探親記

■馮 斌

等我匆匆從部隊趕到車站廣場,母親已癱坐在包袱上等了好半晌。她瘦弱得像張舊報紙,身形竟有些隨風顫抖。腿邊堆了七八件大大小小的行李——那是她自個兒一件件連拖帶拽挪出車站的。

說實話,母親這么大一人,還要求接站,自己起初是惱火的??蛇h遠望到母親狼狽不堪的樣子,我的情緒霎時軟了下來,心腸內滾過大片的酸澀。

記得自己提前告訴過母親,吃穿用的千萬少帶,駐地啥都不缺??赡赣H是個倔脾氣,偏不聽話。坐了18個小時的硬座,素來暈車的她果然也暈火車??纱丝桃姷轿?,眼角爬滿困倦的她,眼神卻撲閃著異彩。

“媽,你看你——提溜這么多東西……”我嘀咕著。

“兒子別生氣,你的話媽都記著哩!我……就是沒忍住……一收拾就啥都想帶上?!彼t腆地笑著,像個小孩子般向我憨憨地道歉。

“一路受罪了吧!”我撲打著母親褲腿上的灰漬,低聲問道。

“沒,沒!穩當得很!”母親言語含笑,臉上的困倦卻因過分明媚的笑容而更明顯。

其實,愛子心切的母親在出發前一個月就有了盤算。新花椒面啊,酸菜臘腸啊,鮮筍魚干啊,甚至還有千層底布鞋,母親興奮地收拾著——這些個,一樣都不能少!

問題隨之而來——這七七八八的行李,可咋裝到一起呢?

母親苦思冥想,得了個好招兒——扯幾塊土布床單!攤開床單,裝載量相當可觀!將床單4個角一收,捆上結結實實的疙瘩,搞定!

收拾完一瞅,她傻眼咯,這大包小包堆成了小山!沒奈何——進車站時,母親活像個流動的雜貨鋪,手上拎著籃子、布袋,肩上扛著箱子、包袱,胳膊上垂著一前一后的皮包,圓滾滾的一堆晃蕩在胸前。

出站時,母親又化身行走的小貨車。從火車上下來的時候,頭發被汗水浸透,貼在額上,她也顧不上擦汗,只顧四處張望找我——沒尋到,只能艱難地挪到出站口。這不,在車站廣場,我發現了引人矚目的母親。

來到家屬院后,母親顯然沒想閑下來。她要熟悉市場的路線,為長期駐扎做準備。母親有嚴重的高血壓,從不敢騎自行車??赡翘?,我看到她顫顫巍巍地蹬起了自行車,到菜市場買水果。

我嚴厲地和母親交涉,必須由我去買菜,懇求她別再費心去喧囂而擁擠的菜市場。母親竟回嘴說,菜市場煙火氣濃,她就是愛去!

我知道,她愛的不是菜市場,她愛的是我吃到新鮮時蔬的笑容。

次日,天剛蒙蒙亮,母親又偷偷摸摸去菜市場了。我那天起了大早,見到桌上的降壓藥沒吃,就趕緊去菜市場找母親。

想到市場最里側的菜價便宜,我徑直尋去,果然遠遠看到了母親。她右手臂顫顫地在自行車后座上碼著菜,掛著菜籃的左手臂還要挽住車把,防車歪倒。雜亂的頭發分岔在空氣中,脖頸里滲著扎眼的汗珠兒。孤單的身影在煙塵起伏的菜市場里,顯得愈發瘦小,仿佛光線也在侵蝕著她佝僂的身板。我趕忙過去撐住車把,母親顯然被嚇了一跳,驚喜又膽怯地說:“你來這兒干嗎……看看,多鮮的西紅柿!你不愛吃嘛,我這次多買了點!”

我發覺,母親有個“毛病”,只要我說了哪樣菜好吃,她就頻繁地煮那道菜,直到我厭煩了為止。其實她這輩子,就是拼命把她覺得好的都給我,愛得毫無保留。

62歲的母親,常笑說黃土都埋到胸口了,繼而又念叨:“我身體可不能垮,我垮了,我兒怎么辦?!崩夏妇攀?,常憂七十兒。無論我們走到哪兒、歷經多少滄桑,在母親眼里,我們一直都是孩子,是永遠被保護、被照顧的手心里的寶。

母愛啊,到底有多深?從小便在思索,于而立之年我才觸到答案。

沒有什么能衡量母愛,母愛卻可衡量一切。在我們綿延奔流的一生中,母親的愛一直都在,無論我們10歲、20歲、30歲,還是50歲、70歲……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