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辭掉工作嫁到北方軍營,感受袁嫂的“軍營情結”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懷奇 房蘇杭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0-08-31 11:09

袁嫂的“軍營情結”

■張懷奇 房蘇杭

那段日子,基地承擔了很多大項任務。到了周末,她從早到晚連軸轉,干起活兒來一刻不停,有時一站就是十幾個小時。盡管身體幾次亮起紅燈,她還是咬牙堅持下來。

好在手里的活兒并沒有因為時間緊張而變得粗糙。她理的頭發符合軍人標準又貼合個人頭型。聽小伙子們喊一聲“謝了,袁嫂!”她仿佛能立馬直起腰,再工作幾個小時。

后來,她還是累倒了。在醫院休息了幾天后,因為惦記著自己不在,沒人給小伙子們剪頭發,她又回去了。

她的丈夫以前是軍人。年輕時,她辭了工作,從湖南老家嫁到這座位于北方的軍營。

那一次北上,在蘭州轉車時,她的錢包不慎丟失,2000多塊錢一分不剩。幸好碰到一個好心人,給了她14塊錢買車票,她才磕磕絆絆地又坐上火車。

列車緩慢前行,窗外的景色也漸漸單調?;叵肱R走前,家人朋友都不理解,母親說:“離家遠,還要吃苦,萬一后悔就來不及了?!彼齾s態度堅決。嫁給誠實、可靠、正直的軍人,有什么可后悔。

她至今記得讀初中時,學校里來了一個英雄報告團,講到邊境作戰的故事,前線官兵埋地雷、設障礙、搞潛伏,有的被彈片擊中臉部,有的舍身滾雷……用生命把軍旗插在主峰。這些令人感佩的故事,讓她對軍營充滿了向往。

直到她遇到丈夫郭小平,心底對英雄和軍營的向往瞬間便被點燃了。那時,她是鎮政府文化站的廣播員。在鎮政府樓底下,她邂逅了來自部隊接兵的郭小平。簡單的聊天后,她了解到郭小平比自己大6歲,參過戰,立過二等功。

郭小平結束工作后,很快就回到了部隊。臨行前,她把自己的照片給了郭小平。

鴻雁往來,思念也變得漫長難熬。為了更好地了解郭小平,她拎上給他織的毛衣,沒打一聲招呼便坐上了去往他駐地的列車。

那次她到軍營時,郭小平正在數十里外的訓練場訓練。她一個人在連隊門外等著。聽到哨兵在電話里報告郭小平時,說了一聲“嫂子來了”,她心里的花都開了。

見過郭小平后,她的心定了下來。她回到老家,靜靜等待下一次去部隊嫁給他。

她清清楚楚地記得,他們領結婚證的前一天,政委聽說他們要結婚,笑著說:“緣分來了,誰也擋不住,趕快收拾房子?!痹趹鹗總兊拇負硐?,她的婚禮簡樸熱鬧。兩張行軍床拼在一起,一把梳子、一面鏡子、一張毯子,是她和丈夫全部家當。從此,軍營就成了她的家。

她學了理發,在基地的理發室里開始了新的工作??既≈屑壝腊l師,結合臉型、頭型,有針對性地剪出不同的發型。她有兩本日記,她在上面畫了上百種“頭譜”,并給它們取名“理發日記”。

時間從指尖流走。她來到軍營已經20多年。期間,丈夫退出現役。但只要聽到一聲“袁嫂”,她知道,自己的“軍營情結”還在繼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