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迷妹廚娘”重塑路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孔昭鳳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8-27 08:43

“迷妹廚娘”重塑路

■孔昭鳳

32年前的那個春節,我一個人背著行囊,從遼寧東港嫁到廣州的一所軍校里。

裹挾著一身風雪啟程,經過三天三夜的舟車勞頓,一下子墜入綠色的營院中,我一臉懵懂,滿眼崇拜。在愛人大樹面前,活脫脫的一副“乖巧迷妹相”。

愛人大樹在新婚后的居家日子里,也是滿身兵味兒。他把我當成一個下連新兵,在筒子樓的公用廚房里,對我開始了由迷妹到廚娘的再塑造,從刀工、原材料搭配到廚具置放以及菜品裝碟、擺盤都要求整齊有序。

他說,兩口子是永遠的情人,一世的搭檔,如果不在婚姻之初磨合好婚姻模式,就無法一輩子攜手并肩作戰。呵呵,想重塑我這個迷妹,可沒他在連隊帶兵那么容易。

婚前,我吃住在單位,對于廚房里的事,基本摸不到邊兒。再加上南北飲食差異,剛做新娘子,我就鬧出了一些啼笑皆非的囧事。

婚后的第一個周末,他親自下廚,讓我打下手,請幾個戰友和家屬小聚。一切準備就緒,他吩咐我把魚湯盛好后端上餐桌,他則跑出去先招呼客人。我在廚房打開沙鍋,看到乳白色的一鍋濃湯時,心想:俺們東北人都講究實惠的大鍋燉菜,看大樹這小氣勁兒。這一鍋湯,除了魚頭也沒啥撈頭。于是,我自作主張地把一把龍口粉絲和幾段香菜放進沙鍋。眼見魚湯秒變一鍋稠稠的粉絲煲,我美美地思忖著:我這一改良,湯鍋就有了豐富的內容,這才顯得主人家富足大方嘛!之前那一鍋清湯白水的有什么好喝的?

當我滿心歡喜地把“粉絲煲”端到桌上時,大家面面相覷。一位廣東籍的戰友用滿口的“粵普”打破沉寂,對大樹打趣道:“有冇搞錯???你這個美食家,竟然娶了個不精廚藝的仙女回來!”旁邊的一位嫂子怕我尷尬,笑著打圓場:“哎呀,沒關系!我們幾個家屬剛好想品嘗魚頭粉絲煲呢!”

我知道自己闖禍了,低頭小聲嘀咕:“對不起!我們老家餐前是不喝湯的啦?!?/p>

大樹見我一臉尷尬,趕緊拍拍我的肩膀解圍,“這說明我媳婦有創意、有思想,將來肯定會成為好廚娘的。再說,我娶媳婦回來也不是為做飯的。來,吃飯……”

大樹的調侃安慰,如一股暖流直抵我的內心。他的體諒,讓我更加迷戀他。為了不辜負他的期望,第二天,我到圖書館借來一本《家庭實用菜譜》,在家里現學現做。每次品嘗我做的菜時,大樹會先給予鼓勵,再婉轉地提出改良意見。我的廚藝在他的鼓勵中不斷提高。

但是,南北語言和飲食習慣的差異,依然是我成為好廚娘的絆腳石。比如那天,大樹又要請單身戰友小聚了。他在家準備煲湯,讓我去買點馬蹄提味兒。我在菜場轉了好幾圈,連賣馬肉的攤位都沒見到,更別說馬蹄了,只能空手而歸。后來才知道,此馬蹄并不是馬的蹄子,而是荸薺。他要做紅燒魚,讓我去服務社買醬油。我提著瓶子去打醬油時,服務社的嫂子問道:“老抽和生抽要哪一個?”我一個“新兵”哪敢決策。那時,沒有手機及時連線征詢,我只得穿過幾棟家屬樓,爬回四樓去向大樹征求意見。還有一次,他讓我去隨便買把青菜,可我帶回了芹菜。不是他吐字不清。那時候,俺們那“疙瘩”,冬天不是酸菜、蘿卜就是大白菜、土豆。見到一盈盈的綠色,大家就都視為“青菜”了。我哪里知道青菜也有那么多分類,去了菜市場只說要“青菜”,賣菜的師傅自然而然聽成了“芹菜”。

……

如此種種,囧事多到讓周圍鄰居都拿我當“笑料”,可我的大樹就是能做到不慍不火,精心指導,循循善誘。

大樹越耐心,我就越想做好每頓飯來回報他。愛,真是最好的動力?;榧俳Y束時,我不僅能分清各式各樣的菜,還能獨立做家常飯了。

可新的難題又來了。有一年春節,吃年夜飯時,面對滿桌的美味佳肴,大樹有些傷感地說:“一到過節,我最想吃的,還是娘熬的羊肉湯和她老人家親手揉的老面饅頭??!”

我知道,大樹這是想家了,想遠在山東的娘了。當晚,我就打長途電話回山東,向婆婆請教老面饅頭的做法。

大年初一,我用酵母開始發面。我自認為面已經發好,就在發面里揉上少許堿粉,再把發面等分,接著揉成饅頭形狀,最后上鍋蒸……

雖然一切都是按照婆婆的吩咐操作的,可蒸出的饅頭如死面窩頭一樣硬。我執意要扔,可大樹堅持把所有饅頭分餐吃掉了。他說,饅頭雖然硬點,但是有咬頭、有面香味,多嚼幾口,甚至能品出娘的味道……

一席話,說得我鼻子發酸。人在他鄉,對某種食物的迷戀,其實就是一種故鄉的情懷。我暗自在心里發誓,一定要做出跟婆婆做得一樣的饅頭。

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地嘗試發面、揉、蒸。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當年的元宵節里,我蒸出了松軟又有韌性的大饅頭。那天,大樹邊吃邊不停地用家鄉話說:“謝謝娘子,謝謝娘子!”飯后,他還興奮地抱起我在房間轉了幾圈。

看到一向深沉的大樹流露出孩子般的快樂,我也快樂著他的快樂!后來的每一個平常日子里,我把進廚房煎炒,都當成營造幸福的過程。

不知道從何時起,沒有進行任何交接儀式,大樹悄無聲息地走出了廚房,而我這個當年的笨拙新娘,不僅毫無怨言地把廚房里的一切都接手打理了,而且還能燒一手好菜,煲一流的靚湯,做精致的面食點心……我被大樹塑造成了精通美食的廚娘。

如今,我已經由軍嫂榮升為兵媽媽。兒子每年的休假,就是我家的錯峰年,每一餐飯我一定會用心烹飪。在烹飪時,我還會放一段舒緩的音樂,在成品裝盤時配以藝術造型,讓一家人在愉悅舒適的氛圍里享受美食。父子倆都把回家吃我做的飯,當成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至此,我不得不佩服大樹的重塑能力之神奇。我今日的廚藝,得益于他一直以來的鼓勵。

我如此用心地烹飪美食,不是無私奉獻,而是有所求的。我祈愿他們吃出健康,吃出幸福,精神飽滿地堅守好自己的戰位。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