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一紙降書落芷江——日軍芷江投降視頻尋訪記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芳洲、周勉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9-03 12:59

一紙降書落芷江——日軍芷江投降視頻尋訪記

新華社記者劉芳洲、周勉

連日來,人們聚集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縣,在這座受降名城慶祝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

70歲的旅美畫家錢德湘特地從北京回到芷江。

1945年8月21日,侵華日軍投降代表今井武夫在芷江與中國陸軍相關高級參謀人員商定日軍向中國軍民投降的所有事宜,并在日本投降時注意事項備忘錄上簽字。

當時有美國記者拍攝了日軍簽字投降的過程,但國內并未保存這段影像資料。正是錢德湘和夫人譚明利,歷盡艱辛從美國找到了塵封多年的芷江受降原始視頻,并帶回國內。

時光“膠片”倒回至2008年。那年,畫家錢德湘從美國回到故鄉,參觀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受降紀念館。館長吳建宏請他為芷江受降畫一幅大型油畫,同時委托他代為尋找芷江受降的原始視頻。

“我找這段視頻找了很多年,托人在日本、中國臺灣找過,都沒有結果?!眳墙ê暾f。

錢德湘立刻在美國四處打聽尋訪,一位日本學生給過他一段只有十幾秒的、不完整的歷史視頻。視頻中,今井武夫俯身低頭,神情沮喪;坐在一旁的日軍參謀中佐橋島芳雄神色緊張,不停用手巾擦拭額頭冒出的汗珠。

這短暫的一幕深深烙在了錢德湘的腦海里。他和夫人馬不停蹄地穿梭于美國各個博物館、檔案館和圖書館。然而,他們在網站和查詢系統中輸入“Zhijiang”,幾乎沒有任何收獲。

一個威妥瑪拼音成為突破口。

“芷江曾是二戰時期盟軍的空軍基地,有飛虎隊駐扎于此。我在一份飛虎隊隊員寫的回憶錄上發現,美國人將芷江稱為‘Chihkiang’?!眳墙ê臧堰@個關鍵信息告訴了錢德湘夫婦。果不其然,他們在位于華盛頓的國家檔案館找到了線索。

動身前往華盛頓前,他們做足了準備,并預想了多個原始視頻可能的文件名。譚明利說:“檔案館里的資料是海量的,我們要充分準備。我足足準備了8頁打印紙?!?/p>

按照他們提供的搜尋關鍵詞等資料,工作人員找來了足足一推車的光盤和膠片,逐個播放給他們看。南京受降,廣州受降……在播放到第3個視頻的時候,那個烙印在腦海里的場景,即刻出現在了錢德湘夫婦眼前——畫面中橋島芳雄抬手擦汗的動作,讓錢德湘夫婦瞬間大喊起來:“就是這個!”

2014年,錢德湘夫婦親自將這段長達20分鐘的視頻送回國內。兩位老人感覺像“完成了一個使命”。

這段珍貴的視頻,豐富了我國抗戰歷史影像資料。平日,尤其是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這段視頻都被反復播放,激動著億萬中華兒女的心。

“一個國家需要歷史記憶?!眳墙ê暾f。

(新華社長沙9月3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