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四位科學家后人講述先輩愛國故事與精神傳承——

舍我其誰報國志,碧血丹心愛國情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張勝、詹媛、王斯敏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9-02 09:35

觀眾在參觀“兩彈一星”功勛人物肖像展。燕翔攝/光明圖片

【后人講述】

編者按

今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在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艱辛歷程中,一代代科學家以拼搏與奉獻挺起民族脊梁、綻放時代之光。

銘記歷史才能堅定前行,從抗戰烽火硝煙中走過的優秀知識分子為今人注入了砥礪奮進的巨大力量。近日,中國科技館、中國科協科技傳播中心聯合地方科技館等單位共同舉辦“紅色記憶:抗戰中的中國科學家”宣講活動。結合這一活動,光明智庫邀請四位科學家后人,講述先輩的民族大義、愛國之行,共同感受并傳承優秀知識分子“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感人事跡和崇高精神。

1979年,蘇步青(左一)講授計算幾何學。資料照片

科學家名片:蘇步青(1902—2003),中共黨員,我國杰出數學家、教育家。從事微分幾何、計算幾何研究教學70余載,創立了國際公認的浙江大學微分幾何學學派。

“學成后,應該回去報效祖國”

講述人:蘇步青之孫 蘇泉

1919年秋,17歲的爺爺赴東京求學,次年以第一名成績考入東京高等工業學校,1923年畢業后,進入位于仙臺的東北帝國大學繼續深造。1931年初,爺爺以優異成績從東北帝國大學畢業,獲理學博士學位。不久,他便回到祖國,在浙江大學任教。

1937年8月,日軍轟炸杭州,西子湖畔一片狼藉。浙江大學一年級新生從9月上旬開始西遷。身為浙大數學系主任的爺爺,跟大家一道挑著書箱、行李,跋涉于山水之間。師生們一邊逃難,一邊利用躲避敵機轟炸的時間,在廟宇或山洞內上課。有一天,空襲警報響起,爺爺和4名學生躲進一個山洞,他說:“這里就是我們的數學研究室,山洞雖小,但數學的天地是廣闊的。大家要按照確定的研究方向讀書,定期報告、討論……”

1949年5月杭州解放后,爺爺任浙江大學教務長、數學系教授,并主持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籌建工作。1952年全國高等院校院系調整后,他出任復旦大學數學系教授并兼任復旦大學教務長。爺爺堅持科研與教學相結合,把畢生精力奉獻給人民的教育事業,為祖國培養了一代又一代數學人才。

爺爺從小喜歡讀書,特別重視語文學習。在他看來,數學是學習自然科學的基礎,而語文則是這個基礎的基礎。他提出,理工科學生也要讀一點文史知識,因為通過讀史,可以學習和繼承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激發為祖國而奮斗的熱情。

爺爺常說,愛國主義是自己學習進步的強大動力。他在中學讀書時,聽老師講中華民族受列強凌辱的歷史,就產生了為國家爭氣的愿望。在日本獲得理學博士學位后,有大學準備聘請他做副教授,但爺爺堅持:我是祖國送出來學習的,學成后,應該回去報效祖國。

爺爺經常收到一些青少年來信。這些學生有著強烈的求知欲,成績卻總是提不上去。深入分析后,爺爺指出:成績差的主要原因是沒找到好的學習方法。一般來說,成績優秀的同學,大都能聯系自己的實際情況,找到幾種行之有效的學習方法。

“為學應須畢生力,攀高貴在少年時?!边@是爺爺給浙江嘉興一位中學生回信時寫下的一句話,我想,他也希望把這句話送給所有的青少年朋友。

黃緯祿在工作中。資料照片

科學家名片:黃緯祿(1916—2011),中共黨員,我國航天事業奠基人之一,著名火箭與導彈控制技術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長期從事火箭與導彈控制技術理論與工程實踐研究工作。

“不管什么時候,都要先想國家怎么辦”

講述人:黃緯祿之女 黃道群

1936年,父親考入位于南京的原中央大學電機系?!捌咂呤伦儭焙?,南京遭日軍戰機轟炸,原中央大學決定西遷重慶。在重慶,父親和其他來自淪陷區的同學經濟來源斷絕,生活無依無著,全靠學校發放的救助金勉強維持。異常艱苦的環境中,他們卻愛國熱情高漲,一心為將來建設國家做好知識儲備。

1943年11月,父親通過了留英進修生選拔考試,到倫敦標準電話電纜公司實習。當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一天早晨,父親走到公司門口時,發現大門緊閉,門外還有人低聲哭泣。原來,就在片刻之前,一枚法西斯德國的V-1導彈落在工作間外5米處,5位英國同事遇難。飽經戰爭之苦的父親,更堅定了科學報國的決心。

1947年10月,父親回國后在上海的中央無線電器材總公司研究所任職。1949年年初,解放前夕的上海小道消息滿天飛,父親卻安之若素,他期待著,在安定和平的環境中多出技術成果,使國家逐步強盛起來。

1956年10月8日,國防部五院——中國的導彈研制機構成立,次年年底,父親調入國防部五院二分院,負責導彈控制系統設計工作。從此,他把對祖國的深深熱愛全部傾注到航天事業之中,開始了自己的“導彈人生”。

1960年11月,中國第一枚導彈“東風一號”發射成功;1964年6月,“東風二號”圓滿成功……從東風一號到東風五號,導彈控制系統研制過程中,各個型號技術方案的確定、技術指標的改進、技術性能的提高、技術故障的排查,都飽含著父親和所有研制人員的心血。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他們迎難而上、敢于勝利,以大無畏精神制造出“爭氣彈”,矢志把中國航天事業做大做強。1970年,父親又踏上研制潛地導彈“巨浪一號”的新征程。

2011年7月的一天,已經臥床不起的父親,艱難地寫下了“傳承兩彈一星精神,勇挑民族復興重擔”16個字,贈予由南華大學組織的“兩彈一星”紅色夏令營師生。父親常說,“不管什么時候,都要先想國家怎么辦”。他忠誠報國、獻身航天的堅定信念,攻堅克難、勇攀高峰的創新精神,團結協作、集思廣益的優良作風,淡泊名利、無私奉獻的高尚品質,影響了很多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