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保護抗戰遺址,守護民族記憶

來源: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作者:余秀芝 汪 娜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09-03 08:59

保護抗戰遺址,守護民族記憶

■余秀芝 中國國防報記者 汪 娜

淞滬抗戰遺址四行倉庫。

“待我成塵時,你將見我的微笑?!?/p>

看完電影《八佰》,上海市民余怡彬騎車來到位于靜安區光復路1號的淞滬抗戰遺址四行倉庫。站在西墻外,靜靜地望著墻上巨大的彈孔,歷史的滄桑感撲面而來。

1937年10月26日晚,88師524團中校團副謝晉元率領營官兵400余人(史稱“八佰壯士”)進駐緊鄰租界的四行倉庫,牽制日軍。4晝夜,日軍多次發起進攻,瘋狂炮擊四行倉庫,對敵一面的西墻彈洞累累。自此,這堵高30米、長68米的墻,成了上海人永不能忘的戰斗記憶。

作為上海市唯一的戰爭遺址類抗戰紀念地,戰后的四行倉庫數易其主,被作為庫房、家具城使用,內部結構面目全非,外立面被多次粉刷,彈洞被水泥悉數封堵。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這座承載上??箲鹩洃浀膫}庫湮沒在經濟大潮中。

幸運的是,事情在2014年迎來了轉機。

那年,四行倉庫被納入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名錄,保護、修繕、復原工作陸續展開。精準復原西墻原貌,發掘彈孔、剝離粉刷面,成為修復工作的重中之重。2015年8月,四行倉庫西墻上半部大的炮彈洞孔、中下部受炮彈震傷的結構構建被完整復原。同年,四行倉庫入選第二批國家級抗戰紀念遺址名錄。

1931年9月至1945年8月,浴血奮戰14年。深入骨髓的戰爭傷痛,在我們身邊留下了大量抗戰遺址,星羅棋布在祖國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

抗戰遺址是物化的歷史,是承載抗戰記憶的載體,更是見證民族屈辱的標記。對抗戰遺址的保護,事關一個國家的形象和尊嚴,更事關一個民族對自身歷史的集體認同。

松山抗戰遺址中國遠征軍雕塑群。

“只見大門緊閉,墻上用紅漆歪歪扭扭寫著‘飛虎隊保護營區’幾個大字……遺址內部,記者見到幾棟破敗的青磚瓦房,邊上長滿了雜草和灌木,有的地塊上還種著玉米、紅薯等農作物”……

2015年,新華社刊發的柳州飛虎隊遺址現狀報道引發社會關注后,該市立即著手對遺址的修繕保護工作。經過13天緊急施工,遺址初步搶修完畢,開始對公眾開放。

改革開放后,全國各地掀起大拆大建熱潮。在舊城改造和新農村建設過程中,抗戰遺址保護與城市開發利用之間的矛盾愈發凸顯。不少抗戰遺址被拆除、被損毀,最終成了老一輩人口中的歷史。

在南京,利濟巷亞洲最大日軍“慰安所”在舊城改造中被拆除;在昆明,飛虎公墓因長期無人管理,致使英烈棺木橫陳;在南寧,昆侖關抗日陣亡將士墓被推平,種上了果樹……

北京的宛平城、盧溝橋地區是七七事變的發生地,西起射擊場路碉堡,東到大瓦窯一帶,留下大量抗戰遺址。1961年,國務院將宛平城和盧溝橋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后,進行了多次修繕。

“但平心而論,多數遺址的現狀仍不容樂觀,亟須采取進一步的搶救性保護措施?!敝袊嗣窨谷諔馉幖o念館編輯研究部工作人員程皓曾在一篇研究文章中如此描述:宛平城北城墻外垃圾堆和土坑多,雨季臭不可聞;岱王廟已成危房,內部居民住房火情隱患大……

關漢卿的雜劇《單刀會》里有這樣一句唱詞:“這也不是江水,是20年流不盡的英雄血?!笨箲疬z存并不是孤零零的一棟房、一條溝壑、一片斷壁殘垣,而是中國抗戰將士的英雄血,是歷史的第一手見證。沒有它們,我們對歷史的認知將是單薄的、片面的、有缺失的。

吉林省通化市楊靖宇烈士陵園。

如何在日新月異的城鄉規劃建設中保護抗戰遺址,成為擺在全社會面前的一道現實難題,既考驗我們的能力和智慧,更考驗我們的毅力和執行力。

“摸清家底”是保護抗戰遺址的第一步。近年來,廣西、云南、重慶、黑龍江等地的相關部門已經陸續對當地的抗戰遺址現狀組織田野調查,對遺址進行認定、登記,了解掌握抗戰遺址的分布和保護現狀,并形成了翔實的調查報告。依據報告所示,多地抗戰遺址現狀主要有以下幾個表現:各省均有大量抗戰遺址未被發現,有待進一步調查統計;已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抗戰遺址保護工作做得比較及時,但保護級別低的遺址尚處于邊緣地帶,保護力度有限;一些遺址因城市開發和改造,遭到破壞或已經消失;一些遺址被遺棄、遺忘或處在荒野中,無人管理;受自然風化和人為破壞的影響,腐蝕損壞的遺址不少……

全面掌握基本情況后,各地首先由政府主導,確定保護分級,完善分級保護制度,并及時完善相關法律法規、落實保護責任,構建長效保護機制。

重慶,抗戰時期中共中央南方局所在地,也是國民政府的戰時首都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遠東指揮中心。根據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結果顯示,重慶現存抗戰遺址395個,涵蓋了187個重要抗戰遺址和15個抗戰遺址片區。

數字背后,是異常艱巨的保護歷程。2010年,重慶市出臺《重慶市抗戰遺址保護利用總體規劃》,決定全面保護重慶現存的395處抗戰遺址,安排市財政用于抗戰遺址保護的專項經費每年不少于2000萬元;2015年,《重慶市抗日戰爭遺址保護辦法》出臺,這是國內首部抗戰遺址地方性法規,建立了抗戰遺址的市、區縣、鄉鎮及街道辦事處三級保護責任體系,強調規劃、國土和建委等行政部門加強支持和配合,形成管理合力。

2017年8月,黃岡市人大常委會出臺《黃岡市革命遺址遺跡保護條例》;2017年12月,濱州市人大常委會出臺《濱州市渤海老區革命遺址遺跡保護條例》;2019年9月,黑龍江省公布并開始實施《侵華日軍第七三一細菌部隊安達特別實驗場遺址保護規劃》……

如今,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將抗戰遺址的保護工作納入地方法律保護的范疇,形成以文物保護法為核心,以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規范性文件為主體的法律保護機制,使政府在謀劃城市發展布局時,將遺址保護工作一并通盤考慮,從源頭上杜絕對遺址的破壞。

七七事變遺址盧溝橋。

“這些老建筑都是抗戰遺址,目前還沒倒、沒垮、沒爛,但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證。我們也想把這些遺址保護好,可是錢從哪兒來?”采訪中,多位文物保護工作者表達了相同的焦慮。

目前,我國抗戰遺址大多由各級政府投資修繕保護,但現階段需要保護的遺存數量大,面臨僧多粥少的局面。據專家介紹,一般歷史遺址的修復費用大約為每平方米2000-5000元,這筆費用對于地方保護單位來說,也是不小的開支。

抗戰遺存具有豐富的歷史、科研和教育價值,可衍生出經濟效益。在妥善保護的基礎上進行合理的利用,帶來的經濟效益將是可觀的。

為此,不少學者主張在利用中對遺址進行保護,將一部分具有商業價值的歷史遺址進行市場化運營,所得用來彌補文物保護的資金缺口。并建議,按照“合理、適度、可持續”的原則,鼓勵利用抗戰遺存開辦展覽館、博物館,旅游相關部門和單位開發、推廣具有抗戰文化特色的旅游線路、旅游服務、旅游產品;依托遺址、遺存進行藝術作品創作等。

如何看待保護和利用的關系、把握保護和利用的平衡點?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勵小捷認為,文物利用的內涵應包括3個要素:為社會公眾之目的;有利用增進對遺產的認識和理解;利用與保護相統一。

在保護利用的過程中,政府正在從一個參與者的角色積極轉變到體制機制的建立者和組織者的角色上來,吸引地方部門、社會資本參與到保護工作當中;組織歷史、考古、文旅等學科的專家制定科學的保護和利用機制,明確保護利用的目標、重點和步驟。

目前,多地已經在抗戰遺址保護與紅色旅游項目開發二者之間做出有益嘗試和成功探索,產生了可觀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東北三省對抗聯遺址的保護和利用就經歷了從最初的發掘、修繕等基礎性工作,到借助社會力量走向產業化,再到整合抗聯資源構筑紅色旅游大格局的發展歷程。2003年,黑龍江省制定了“一個中心區、四個輻射區、六條精品線路、23個紅色旅游景點景區”發展規劃,風景區依托抗聯遺址而建,實現了抗戰遺存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有效結合;2011年,吉林省打造“重走抗聯路,共鑄民族魂”吉林省紅色之旅旅游品牌,依托楊靖宇烈士殉國地、楊靖宇烈士陵園、四平烈士紀念塔等“紅色旅游景點景區”的項目建設,著力打造“東北紅色旅游區”。

2013年,貴州省政府以國家級抗戰遺址二十四道拐為中心,結合周邊村落和自然環境,規劃建設二十四道拐遺址公園。以二十四道拐為文化核心,建一條從晴隆山到塘邊寨的山水景觀軸線,沿途設置7個特色功能區,分別為二戰軍營體驗區、二戰軍事主題樂園區、晴隆牧場體驗區、二戰影視基地區、拓展軍訓體驗區、戶外運動休閑區等……

越來越多的省市正在依托抗戰遺址資源,推出以抗戰文化為主題的研學旅行、體驗旅游、休閑旅游項目,在取得巨大社會、經濟效益的同時,大大增強了遺址本身的“造血能力”。

2019年9月,習主席對烈士紀念設施保護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加強對烈士陵園的規劃、建設、修繕、管理維護。

抗戰遺存是先輩為了追求民族獨立和自由不惜犧牲生命的精神載體,是對子孫后代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宣揚民族精神的重要基地。無論世事如何變遷,歷史都不應被忘記,英雄更不應被遺忘。

近年來,在習主席的關心推動下,從中央到地方,高度重視并積極推進抗戰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關于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見》《關于實施革命文物保護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見》等相關政策措施陸續出臺,為抗戰遺址的保護工作提供政策依據和基本遵循。

延續歷史的見證是保護抗戰遺址的根本意義。而如何保護好我們的抗戰遺址,需要做的遠不止本文所提及的有限內容。

保護抗戰遺址不會是一次性行為,更不可能一蹴而就,它將是一個長期的、持續性的保護行為,需要政策、資金、人力、物力的多方支持和配合。

在抗戰遺址的保護過程中,每一個人都不應該成為局外人,都應當做遺址的保護者、歷史的守護者,把抗戰遺址保護好、展示好、傳承好。如此,抗戰精神才能生生不息,永遠成為推動我們民族前進的偉大力量。

本版照片均來自新華社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百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