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zdv1r"><strike id="zdv1r"><th id="zdv1r"></th></strike></ins><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zdv1r"><video id="zdv1r"><thead id="zdv1r"></thead></video></var>
<var id="zdv1r"></var>
<cite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cite>
<var id="zdv1r"></var>
<menuitem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menuitem>
<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var id="zdv1r"><dl id="zdv1r"></dl></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strike></var><var id="zdv1r"><strike id="zdv1r"><listing id="zdv1r"></listing></strike></var>
搜索

我們在戰位報告|14°仰角,放飛向深藍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 作者:李嫻 發布:2020-09-03 09:54:4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2013年8月28日,習近平冒著風雨來到海軍某艦載機綜合試驗訓練基地,觀看艦載機滑躍起飛、阻攔著陸訓練,實地察看有關設備。習近平親切接見了首批上艦指揮員、試飛員和艦載機飛行員,高度贊賞飛行員在復雜氣象條件下表現出的過硬本領和精湛技藝。臨別時,他勉勵大家再接再厲、深入鉆研、勤學精練,早日成為優秀的航母艦載機飛行員。

關懷鼓舞軍心,囑托凝聚力量。七年來,這支部隊牢記領袖重托,取得了由“晝間著艦”向“夜間著艦”、由“單機訓練”向“體系融合”、由“近海飛行”向“遠洋機動”等關鍵性突破,始終沖鋒在海軍航空兵轉型建設的最前沿——

14°仰角,放飛向深藍

█ 解放軍報客戶端記者 李嫻

艦載戰斗機飛行員——

這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事業。

但在其職業生涯中,只能拿到兩次滿分,

一次是開始,一次是結束,

因為在LSO(著艦指揮官)眼中,每一次著艦都要有新的成長……

而成長,對于這支艦載航空兵部隊,同樣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爸袊姿液侥负螘r能形成戰斗力?”或許很多人仍不曾忘記,遼寧艦下水之時,被點燃的不只是喜悅,還有擔憂。國外甚至有人斷言:10年之內,中國海軍不可能讓艦載機上艦!

當然,結果我們都知道,交接入列僅一年,“航母戰斗機英雄試飛員”戴明盟駕駛殲-15戰機在遼寧艦上的“驚天一落”給出了最好的答案。完美、震撼、壯觀……當“飛鯊”一次次在航母上成功起降的畫面和這些毫不吝嗇的溢美之詞頻頻沖上熱搜時,這支部隊、這群飛行員卻開始了“從突破著艦到形成體系作戰能力究竟有多遠”的“冷思考”……

(一)

千米高空,夜色如墨。兩架殲-15戰機距離僅10余米,憑借微弱的燈光,飛行員盧朝輝和徐愛平駕駛戰機成功實施對接,數分鐘后,加油結束,戰機脫離……繼殲-15艦載戰斗機具備晝間伙伴加油能力后,今年又成功完成夜間空中加油。

作為世界公認的高難度高風險課目,對于絕大多數陸基飛行員而言,具備這項能力意味著頂尖。然而,與我們的興奮截然不同,飛行員盧朝輝十分冷靜地說:“掌握晝夜間加受油技術,是艦載戰斗機飛行員的一項基本生存技能?!?/p>

把頂尖飛行課目飛成“基本技能”,并非出于一個優秀飛行員的“自我修養”,而是正如部隊長張葉所說:“我們必須從根本上認識到艦載和陸基的區別,航母編隊體系作戰的剛性需求,決定著艦載戰斗機必須走向遠海大洋?!弊鲬鸢霃饺绾螌崿F最大化?緊急情況下戰機能否安全回收?想在大洋深處掌控自己的“命運”,就必須擁有這樣的能力。

突破夜間空中加油,盧朝輝和徐愛平只用了三個晚上。盡管盧朝輝談起這件事時非常云淡風輕,但我們依然還是能感受到當時的緊迫感。這種緊迫感,源自于他們對使命任務的清醒認識和作戰理念的更迭。

軍事領域從來就是理念引領技術先行先試的領域。相比突破一系列高難度飛行課目所獲得的成就感而言,這支部隊更想讓它的飛行員從中明白——自己的戰場究竟在哪兒。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不會用今天的裝備打昨天的仗。

(二)

作為改革前夜破殼而生的新型作戰力量,這支部隊需要更新的“數據”遠不止于此……“作為航母戰斗力生成鏈條中最關鍵的一環,我們是飛行員,同時也是艦員”,話雖如此,飛行員們卻也坦言,當兩種完全不同的兵種碰撞在一起時,其實沒少擦出“火花”。

“進入X級戰斗部署!全艦警鈴大作,當時睡意就沒有了,”飛行員盧朝輝和我們講起了曾經的一次駐艦經歷,“艦艇和飛行從作戰到生活,習慣截然不同,對于飛行員而言,必須保證高質量的休息?!焙髞?,這個問題很快得到了重視,但透過這一小段“插曲”,我們明白,艦機融合從來都不是一個抽象的命題——

作為第一代艦載航空兵,擺在他們面前的,注定是一張白紙。最開始時,就連甲板上飛機如何停放都需要探索。當時,一天能在遼寧艦上起降的殲-15艦載戰斗機只有寥寥數架。

大家都知道“??找惑w,艦載戰斗機不能做‘獨行俠’”,可方向有了,路該怎么走?就是抱著這樣一個“看得見卻摸不著”的概念,他們不斷會同機務、遼寧艦航空部門,一點兒一點兒地對艦面指揮、調運、保障等一系列流程進行梳理優化。隨著“探路者”們留下的腳印越來越多,艦載機駐泊數量、單日飛行架次、起飛和回收效率也不斷提升。

既需要在實現艦機融合的條件下“堆”出飛行技戰術水平這個“代數時間”,更需要融入航母編隊體系作戰這個“幾何空間”。艦載戰斗機作為這一體系中的關鍵一環,也必須趟出一條向航母編隊體系的融合之路,實現遠海飛行,完成遠海保障,進行遠海作戰。

2018年春,某海域風起浪涌,數架殲-15艦載戰斗機先后前出,與遼寧艦航母編隊所屬多艘驅護艦、多型直升機密切協同,對藍方數艘艦艇實施精確打擊。這次在西太平洋開展的艦基空海對抗訓練,標志著航母編隊遠海艦機兵力協同運用向深度拓展。

今年4月,遼寧艦航母編隊又向著遠海大洋破浪前行。海天之間,數架直升機相繼升空,一場復雜電磁環境下的“背靠背”實兵對抗演練正式打響……一架架殲-15戰機聞令而動,從航母甲板滑躍起飛,在警戒直升機的引導下,戰機迅速鎖定并摧毀“敵”目標。這是航母編隊首次實施遠海實戰化部署,有效提升了編隊體系下艦載機遠海作戰能力。

(三)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們干著前人沒有干過的事業,就要讓思想的閃電走在時代的雷鳴之前。這支肩負改革之“重”的新型作戰力量不僅要瞄準戰斗力生成,更需要思維的重塑。而這種重塑,從體系作戰能力生成的原點——飛行學員的培養,就已經開始。

要學會相信別人的眼睛,這是艦載戰斗機飛行員面臨的第一個思維轉折點?!安灰嘈湃魏我粋€哪怕是最優秀的飛行員,可以在沒有LSO的指揮下獨自完成著艦,”飛行教官王勇這樣告訴我們,“你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你看到的”,艦載機著艦需要非常精準,飛行員在空中的操縱大都會有偏差,而LSO可以及時發現飛行員看不到的偏差信息和發展趨勢。

“稍偏左,點點高”“保持好”……跑道旁的著艦指揮工作站內,LSO曹先建手持話筒,果斷從容地指揮一架架戰機降落。他的身邊,還有3名飛行學員,分別擔任LSO助理,記錄各架次飛機的油量、高度、速度等信息。讓飛行學員走上LSO戰位,視角的轉換,帶來的是理念的根植:對LSO的充分信任和絕對服從。一位飛行學員說,通過擔任LSO助理,“精準、守紀、零容忍”的職業精神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里。

采訪中,我們還了解到,飛行教官們其實還有一個期待,那就是希望由他們編寫的艦載戰斗機飛行員訓練大綱能夠在未來指導所有海軍飛行學員,在“飛之初”就樹立遠海意識、艦機意識,這也正與海軍航空兵轉型建設不謀而合。

從面向遠海的作戰理念,到艦機協同的融合思維,再到“精準、守紀、零容忍”的職業精神,當思想的“天花板”不再成為戰斗力生成的無形禁錮時,戰斗力建設便會節節攀升。

歷史,從來不等待一切猶豫者、觀望者、懈怠者、軟弱者,夢想亦然。在這條浸滿汗水、淚水、血水的追夢之路上,“尾鉤俱樂部”的成員們在堅守,更在開拓。我想,中國海軍的強大應該不會讓人們等得太久……

責任編輯:馬嘉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quanyimuye.cn域名使用側邊欄!
百发彩票